首页 服饰 搭配 流行 美容 护肤 发型 美体 塑形 减肥 健康 养生 妇科 亲子 怀孕 情感 婚恋 娱乐 明星 星座 运势 图库 专题

当前位置:今日女性 > 娱乐 > 明星八卦 > 正文

李咏走了,才想起当年的央视综艺都很好看

[2018-10-30 10:11]来源:未知编辑:云淡清风 评论(0
分享到:

【导读】李咏走了,享年50岁的他,没有等到自己的幸运52。在一位位老熟人相继离开的2018年,李咏的去世又让手机屏幕前的我们愣了好几秒。一直以花衬衫、尖头鞋、笑出一脸褶子形象出

李咏走了,享年50岁的他,没有等到自己的幸运52。

在一位位老熟人相继离开的2018年,李咏的去世又让手机屏幕前的我们愣了好几秒。

一直以花衬衫、尖头鞋、笑出一脸褶子形象出现的他从患病到离世,只有17个月的时间,外界更是没有得到一点消息。

观众不敢相信他的离开,那些我们看着长大的节目仿佛还历历在目,2016年他代班华少在《中国新歌声》上一展歌喉,还是那样的精神抖擞,笑的还是那样“不正经”。

就算是去年8月,太太哈文曾经发文“艾滋病疫苗都有了,癌症疫苗还远吗?”,大家也都没有想到,李咏的身体已经不好了。

殊不知,从那开始,她的每一声“早”,都在庆祝丈夫又战胜了病魔一天,直到四天前李咏离开。

消息突然到,如果不是哈文亲手发微博公布,大家还以为是重名。就像他在《生命中的最后一天》演讲中自己所说的那样:

“我会找一个安静的地方,静静地待着,我不会有道歉,也不会有离别,更不会有抱怨。”

李咏曾自嘲:“我就是央视的娱乐底线”。

是啊,在一众天圆地方、宽音大嗓、一丝不苟的央视男主持人里,他可是第一个敢染发的,更别提留长卷发了。

出位的装扮,不帅的长相,再加上外放的主持方式,都让李咏成了20年前的央视里最特别的那一个。

而就像主持人张斌的那句悼念——李咏,时代的标识,快乐的象征,大众娱乐的代言。

从不能接受李咏、到国民咏哥,也见证了中国电视观众审美转变的过程。

提及李咏,相伴相生的一个名字就是《幸运52》。

当1998年,伴随着“你开心,我开心,星期天早上都有好运气”的主题曲,他第一次抱着小蜗牛出现在《幸运52》的片头,这档中国首批益智类答题节目的代表就让观众眼前一亮。

再到2003年《非常6+1》,李咏在素人选手本人不知晓的情况下突然出现,邀请选手紧急培训6天,然后上台表演节目实现梦想,他在节目里的标志性手势更是一夜之间火遍全中国。

李咏走后,微博网友自发发起了一个#6+1手势送别李咏#的话题,用实际行动说出一声“咏别”。

《非常6+1》2004年的年度特别版《梦想中国》,还是中国选秀节目的鼻祖,比第一届超级女声还要早。

李咏开创的先河还不止这些,他也是中国电视荧幕上第一个砸金蛋的人。

他在现场连线幸运观众,告诉TA自己是李咏。不少人接到电话都以为是骗子,他便要在另一头哭笑不得地一遍又一遍证明自己真的是李咏,然后问出那句“你选几号蛋?”

那会儿还不出名的何穗,12年前就是站在金蛋后面的礼仪小姐之一。

如今,何穗已经成了国际超模,砸金蛋成了各个节目、公司年会的必备项目,可李咏却再也不能挥起手里的小锤子。

一袭红裙的“金蛋小姐”何穗

再比如,李咏还被观众誉为“飞手卡最潇洒的主持人”。

把扑克牌当手卡扔,是很多小伙伴看《幸运52》时的必备COS环节。

迷弟大张伟就曾在节目里模仿过李咏扔手卡,还被本尊吐槽:“自己扔手卡的动作,到了大张伟这儿跟撒纸钱差不多。”

《武林外传》最经典的一集之一,小郭无双比赛争爱。主持人白展堂也是全程模仿李咏的主持方式,潇洒地扔掉手卡,然后播放广告。

李咏的离去,也让网友回忆起了一家人晚饭时间围坐看电视的年代。同时候的央视主持王小丫、撒贝宁都在今天上了热搜。

要知道,在综艺形式、数量都比较匮乏的15年前,CCTV还是大家为数不多的娱乐来源之一。

随便提几个名字,就能让小学之后再也没看过电视的我们产生共鸣:“确认过眼神,你也是这个年代的人。”

就比如,“不看不知道,世界真奇妙”的《正大综艺》,就是中国最早的综艺节目之一。

当年多少小朋友就是跟着“爱是love,爱是amour,爱是正大无私地奉献”的主题曲,羡慕着主持人王雪纯、李秀媛公费出外景,第一次产生了环游世界的梦想。

再比如当年,一个歌手是否有名有一个很重要的评判标准,那就是他是否被请到《同一首歌》的舞台。

叛逆如王菲,巨星如四大天王,都上过这个舞台和蔡国庆大合唱过“鲜花曾告诉我你怎样走过,大地知道你心中的每一个角落。”

2000千禧年,央视推出的大型益智类节目《开心辞典》,点燃了一代人的求知热情,也成为如今众多答题类节目的雏形。

王小丫每每问出一遍“你真的确定吗?”都让电视机前的我们跟着瞎着急,恨不得替对面的选手连线求助场外亲友团。

《幸运52》、《开心辞典》播出的CCTV-2,当年可是综艺节目爆款制造机。

观众跟着《购物街》的选手一起,猜主持人高博手里商品的价格,盯着大转盘的箭头惊险地从100弹到5,堪称童年最刺激的游戏。

另外一档方琼主持的《超市大赢家》也是90后小时候最想参加的节目之一。主妇们最后上超市一顿疯抢,谁抢的多谁赢,简直是从小到大的梦想。

如今经常被拿出来嘲讽的《交换空间》同样是当年火遍中国的节目,开创了装修类节目的先河。

每期选择两组家庭,各配一名设计师,互相用48小时、20000元装修基金和10000元家电基金完成对方的装修项目。

虽然以现在全民北欧风的装修审美来看,出来的效果可以说是又丑又土。但光是看着两家人摘下眼罩后的惊讶表情,就足够下饭。

如果想要开怀地笑一笑,也可以选择CCTV-3的《曲苑杂坛》。

每期都会播放几段经典的“相声~小品~魔术~杂技~”(跟着唱出来了是怎么回事儿),英年早逝的笑星洛桑就是从这个节目里“洛桑学艺”板块走出来的。

没有网络段子的年代,当时的相声小品,几乎是全国人民唯一的笑点。给相声小品配上flash动画的节目《快乐驿站》,自然也就成了最搞笑的搞笑视频。

CCTV-5的代表性综艺则是甄诚主持的《城市之间》,尤其是最后的勇攀高峰环节,让多少观众一边看着就胳膊酸,一边激动地为中国队加油。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这些回忆突然变了味。

或许是真人秀、网综的一夜风靡,让对比之下日渐落伍的央视变成了爷爷奶奶的狂欢,点开满眼都是尴尬地互动;

又或许是当年电视上的老熟人逐渐淡出直到消失,下次见面就是离世,无数人童年回忆也随着他们的退场而渐渐褪色。

回想起来,这些熟悉的名字那么近又那么远。

以至于李咏最后一次主持春晚,已经是5年前的事儿了,我们却总以为是去年,仿佛时间停滞一般。

这并不稀奇,毕竟如今的春晚早就没什么记忆度了,能想起来的全是吐槽段子和主持人的口红色号。

2013年春晚主持阵容从左至右:撒贝宁、李咏、董卿、朱军、毕福剑、李思思。

就像网友@芝士奶油菠萝包今天引发了无数人共鸣的这段悼词:

当新登场的偶像明星年纪可以叫自己叔叔阿姨,当曾经伴着我们成长的老朋友百科页面一个个变灰。我们突然发现——

前几天还在帮父母向他们的偶像说再见,没想到这么快,就轮到年轻人学习告别了。

李咏离世的消息,让无数人心里的某个角落轰的一下倒塌,突然意识到“离别”二字原来离我们这么近,开始珍惜眼前人、帮父母定体检

或许是预感到了观众们的不舍,李咏曾经在自述中笑谈自己葬礼上想要放的一段遗言——

走之前都说好了,今儿来送我,就别送花了,给我送话筒吧。闭目在话筒丛中,我肯定特安详。

生老病死说起来悲伤又心酸,但又是任谁都无法避免的自然法则。

如此看来,每一次失去都像是一个仪式。毕竟时间最大的作用,就是剥夺你身边的人和事,失去的同时又逼着人成长。

一路走好,献给早逝的李咏,也献给那些再也回不去的年华。

你可能感兴趣的

网友评论

图片精彩推荐

精彩推荐